篮球培训基地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记忆中的老屋

编辑:贺荣靖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2-20 14:39:58

谢心红

乡下老屋已经拆出很多年了,但我还会时常想起它。每次回到故乡,都要去那里转一转、看一看。即便是再也见不到当年的一草一木了,可这心里头却格外舒坦,久久都不愿离去。 

其实老屋并不老,只住过三代人,是由我外公和父亲亲手盖的,到我十八岁参加工作那年,也就三四十年光景。

那是一栋“明四暗八加一偏”的普通农舍,黄土筑墙,木质门窗,?#26085;?#39118;挡雨,又冬暖夏凉。记忆里,从伙房烟囱里飘出的缕缕青烟,伴着厨房炒菜的味道,再与檐边梧桐花味儿交织一起,那真是经久弥香。蜜蜂们对梧桐花似乎情有独钟,整天围着花儿翩翩起舞,“嗡嗡”乱?#23567;?#22823;公鸡?#25925;?#19981;问花事,?#36824;?#24341;颈高歌,亦陪伴母鸡、仔鸡低头觅食奔跑。还有院子里的小花猫和大黄狗,那可是我跟弟妹们的开心果、活玩具。 

老屋的大门由两扇厚重的木板拼成,因日晒夜露,上面有过虫蛀。跨过门槛就是堂屋,正墙中央悬挂着“马恩列斯毛”的画像,旁边有一幅日月同辉的对联。画像的正上?#25945;?#30528;“天地君师亲位”,红纸黑字,恰好与画像组成一幅中堂。中堂下面设有神龛,放置香炉。大人经常往香炉里上香。小时候我不明?#20303;?#22825;地君师亲位”是什么意思,就问外婆,外婆说,那是告诫人们要尊君爱国,尊敬师长,孝敬长辈。堂屋的左右墙上贴满了我们上学的奖状,那时候,最高兴的事,就是看到家人因我们捧回一张张奖状而高兴的样子。

堂屋里还摆有石磨、石碓窝、铁铲、挖锄、薅锄、柴刀以?#20843;?#34915;、斗笠、草帽等生产、生活用具。堂屋中央有一张八仙桌,围了四条板凳。每逢大年初一早晨,外公会把一家人喊起来很早,让大家一字排开站着,他先点燃神龛上的两支蜡,再点燃手里的三炷香,然后让我们对着神龛作三个揖,紧接着,他嘴里就絮叨开了,声音很低,就像和?#24515;?#32463;一样。那时候我听不懂,估计是祈祷老少平?#19981;?#20116;谷丰?#24688;?#22806;公念完经,才把手里的香烛插进香炉里,遂宣布仪式结束。

堂屋左侧的那间是火炉。里面时刻都?#35874;?#28903;着,被熏的漆黑的楼枕上,吊着两根长长的铁?#24120;?#33021;自由升降,一个铁钩上挂着铁铸的吊罐,可以煨汤;另一个挂着铝制的水壶,则用于烧水。到了冬天,火头就闲不住了,不是熏腊肉,就是炕豆腐干。最难忘的还是大年三十前夕,父亲会用树疙瘩把火炉的火烧得旺旺的,一家人围在火炉边,?#39029;?#37324;短的闲聊。而母亲跟外婆却忙得不亦乐乎,她们在做豆腐、打糍粑、炸麻叶、煮腊肉,准备着第二天丰盛的年?#29399;埂?nbsp;

火炉旁边那间是厨房,里面有土灶,有碗柜,有饭桌,平常日子里,一家人就在那里?#33489;埂?/p>

堂屋?#20063;?#37027;间是地窖,主要储存红薯和洋芋。大人们不在的时候,我们就偷着去拿红薯或洋芋,然后放进红火灰里烧,吃起来别提有多甜多香了。

老屋的其他几间是寝室,四个大人住正房?#25512;?#23460;,我?#20999;置?#20843;个住拖屋。拖屋里有床、有桌椅,那是我?#20999;?#23383;睡觉的地方。冬日的晚上,窗外寒风呼啸,当我在温暖的被窝醒来时,?#32769;?#30475;到母亲还在昏暗的灯光下蹬踏着缝?#19968;?#20026;一家老小缝缝补补。她不时搓搓手取暖,又回头看看我?#20999;置眉父觶?#29978;至走过来帮我们掖被窝,此时我会再次踏实安然地回到甜蜜的梦乡中。

老屋因年久失修,有很多瓦片破损了,下雨的时候,雨水便从那些窟窿里往下滴,泥巴地坪上很快就潮湿一片,像受潮的宣纸?#19979;?#31508;时的晕染。这时候,大人?#36824;?#26377;多忙,他们会找来竹竿捡漏,还拿来瓷盆接水。雨水打在瓷盆里的声音清亮而尖锐,与窗外的风雨声交织一起,十分悦耳。

老屋的房前屋后堆满了柴禾及杂物,门前有条大河,旁边有条小沟,清澈的河水一年四季哗啦啦流着。每逢夏季,我们都会去河(沟)里游泳或摸鱼,享受那酷暑中的清凉。

老屋的后面崇山峻岭,墨绿如黛。山根上有个泉眼,四季不断,冬暖夏凉,我们经常?#24125;?#25285;、水桶去挑水,倒进屋内的水缸里。

老屋门前有个晒场,晒场边支一根长长的竹竿,那是外婆和母亲晾晒衣物或被褥的地方。

晒场左边是猪栏,右边是鸡圈。家里每年都要养十几头猪,好几十只鸡。全家人的油盐酱醋茶和孩子们的学杂费,都全?#31487;?#36825;“猪栏鸡圈”了。

老屋曾经充满了无限的生机,给我们带来过很多乐趣。夜晚来临,是一天最清闲的时候。那时没有电灯,点的是?#27827;偷啤?#19968;灯如豆,昏黄的光线在老屋里?#20102;福?#27684;氲了孩子们纯真的笑脸和大人们慈祥的微笑。夏季的夜晚,外公会拿来凉席,铺在门前的梧桐树下,外?#26049;?#25163;摇蒲扇,不厌其烦地给我?#22681;才?#37070;织女、二十四孝以及孔融让梨的故事。

站在晒场边往下看,有一大片竹林,还有一?#20040;?#30406;粗细、三层楼高的梨树。我们就在竹?#30001;?#25332;绳子,到上面荡秋千,累了,就玩捉迷藏、打土仗的游戏。夏天的早晨,雾气还没散尽,梨树上就?#26032;?#38592;开始一天的晨练了,就像是报晓的雄鸡。喜鹊也?#19981;?#26469;这梨树上做窝,它们飞来飞去,叽叽喳喳,还在上面生儿育女。夜幕降临,?#32769;?#21548;到几声嘶哑的蝉鸣,构成了一曲美妙的乡间音符。最美妙的要数月光渐渐爬上了山头,斑斑?#25377;?#30340;月影从密密麻麻的树影挤出来,被撕成一条一条的银带从梨树缝隙挂下来,垂成了银色的瀑布。此时端坐在树下的石头上仰望着浩瀚的星空,如水的月华泼洒在老屋的瓦楞上?#20102;?#30528;,弥漫着,眼前似乎升腾起一层厚厚的银雾,?#26082;?#38388;的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际,就像是进入了?#20301;?#33324;的神话世界,此时此刻你会觉得天上人间都已经融为一体。蟋蟀在此时也很和节拍地弹奏起那首千年不变的神曲,给宁静的夏夜笼罩上一种神秘的色彩。萤火虫一点也不吝啬自己那微弱的光芒,来来回回地飞舞,像是参加一场精心准备的舞会,又像是从天而降的精灵。蜘蛛最爱在这种场合下完成自己的围猎计划了,夏虫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它精心布下的陷阱。青蛙在河边草丛里不?#22987;拍?#30340;放开歌喉呼朋引伴,时远时近,飘忽不定,让静谧的夏夜热闹了许多。慢慢的,月光从山尖上爬过头顶,再随?#21482;?#20010;圆圆的铠甲,眼神也变?#22969;?#31163;起来。微风轻轻拂过,把一天的酷热?#25512;?#21171;吹得无影无踪,孩子们早已枕着月影进入了梦乡,嘴角边还流露出浅浅的微笑…… 

老屋的门前有条人行大道,南来北往的人都打这里通过,他们时不时会找上门来歇歇脚或讨杯水喝,外婆和母亲总是笑脸相迎,热情?#20889;?#22240;此,我们一家人在当地口碑很好。

这就是我对老屋的全部记忆。

可是随着山区经济条件的改?#30130;?#20154;们收入的增加,很多由先辈传下来的老屋都被?#21483;?#25512;倒,盖起了砖木结构的瓦房或?#32440;罨炷?#22303;的小楼,我家的老屋也像饱经风霜的老人,完成了它的人生之旅,一砖一瓦都不复存在,连张照片也没有留下。?#36824;?#32769;屋的影子,却已经深深地烙在了我的?#38498;?#37324;,留在了我的记忆中。想起它,如品一杯醇香浓烈的老?#30130;?#21619;道是那?#20174;?#38271;和深远;想起它,如沐春风,感觉是那么清新和温暖。无论将来时光如何变幻,老屋都会留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连同那一方净土终生不忘!

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
篮球培训基地 中国福利彩票35选7 扬尼斯·阿德托昆博 纽伦堡原则 星光之吻援彩金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彩吧助手 福建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走势图 地下城勇士狂战装备 得意黑龙江麻将2018 苏宁为什么买国际米兰 冠军杯矿工对皇家社会